在這新戲沒興趣追的夏天,看點懷舊日劇,很有降溫效果。

用了三天看完竹野內豐的「家族」(2006),本來想看「Tomorrow」,同時瞄到「理想的結婚」,想想夏天需要歡樂,於是懷舊之旅第二部就選它了。

 

理想的結婚  

 

這部1997冬日劇,衛視中文台在1999播出,當時看了幾個片段,覺得貴子和豐哥好呆,其他人好吵,加上那時沒什麼空閒,就錯過了。

幸好現在網路無奇不有(雖然EP5冒出冏到不行的國語配音~暈,用靜音度過了XDDD),畫質當然不比HD,但都說懷舊了,這樣才符合當年看電視的氣氛嘛!

十幾年前的戲,演員妝容看著倒不老氣,可見自然系較能抵抗潮流,何時翻出來看都很順眼。衣著是能看出有點年代,可是貴子的甜點店制服,卻又正的不得了,盡顯貴子的好身材!

看的時候,我心裡不斷冒出這些話:

對不起,編劇~

對不起,導演~

對不起,貴子~

對不起,豐哥~

只怪當時年紀小,不能領會這戲的精髓,以為是部插科打諢的胡鬧劇,始終只記得呆模呆樣的男女主角,進入婚姻十幾年,才真正用心去體會這部戲。

雖然年輕時理解力不高,但看了幾集之後,我其實想起來當年另一個看不下去的原因。

當時(1999)差不多也是在考慮結婚的階段,自己的心情如同小鞠一般,時而興奮,時而混亂,看了小鞠為結婚煩惱的模樣,因為思緒已經夠亂,又看到幾近雷同的迷惑,反而讓我不想看這種很像自己的戲,大概能解釋成逃避問題吧,正因自己也在苦惱,所以不想知道主角們的答案。

或許,人生困惑真正發生時,只適合自己靜靜思索,透過戲劇或者書本並不能真正幫助我們找到適合的解答,戲劇閱讀給予的養份,該在平日無風無雨時盡情吸收,面對大浪來襲,才能將養份轉為突破的力量。

我不知道現代人結婚時,是否也會煩惱劇中的問題,但小鞠所困惑的,我好像都曾煩惱過,所以16年後的我,對編劇將結婚闡釋得如此完整,感到十分驚奇,稱經典一點都不為過。

現在結婚離婚都不算什麼,手續簡便得不像一回事,所謂理想的結婚,到底有沒有人在意?

現代人面臨婚姻時,或許更該仔細考慮「理想的結婚」,抛出的問題。

日劇的特色就是精簡準確、節奏明快,由其擅長闡釋人生,「理想的結婚」在這些特色上非常飽滿。

現在的戲劇,經常用角色的獨白來交待劇情,或者主角的想法。而「理想的結婚」,是用一場場戲札實地塑造每個角色,編劇用戲去交待角色的過去和現在,讓每個人物隨口都能說出一段道理,卻毫無說教意味,說出口的話完全符合其身份和思想,非常自然。

 

理想的結婚

 

 

理想的結婚

 

理想的結婚

竹野內豐在這部戲裡,真的又嫩又呆!
不過他的臉真小,到底是幾頭身來著?!

 

戲的節奏非常快速,ep1,大滝勉及山田鞠從大阪到東京的飛機上初相識,兩天後求婚,完成一次成功的約會,接著安排兩方父母見面,當然這場餐會以鬧劇收場,告訴觀眾,結婚大戰正式開打。

 

理想的結婚

網路上能找到的圖不多,畫質也差,但對老古董我們還能奢求什麼呢?
阿勉哐噹撞在這鐘(?)上時,真的很好笑....

 

不管劇情真不真實,我想編劇只是要突顯一件事,一對男女不論交往時間是長或短,真要下定決心結婚,需要的唯有「衝動」。

ep1,讓我們看到阿勉和小鞠是非常不同的人,也帶出他們南轅北轍的家庭出身。

兩人在飛機上因各自被甩的慘事,開啟了奇妙的緣份。

小鞠是個喜怒哀樂形於色的開朗女孩,因為想哭就哭的性格,被男人嫌累嫌麻煩。

阿勉則剛好相反,東大畢業,大商社的菁英職員,從小一帆風順、備受母親呵護的長男,永遠笑臉迎人,彬彬有禮,幾乎沒有情緒高低,當然也不懂女友的心思。

小鞠出身大阪小商家,阿勉來自東京白領家庭,關東和關西,存在著微妙又長久的歷史文化對立關係。

結婚是兩個不同家庭的結合,背景相似也無法保證能百分百契合,編劇用彼此看不對眼的關東關西背景,凸顯兩方從偏見固執中接納異己的過程裡,會遇到的問題,而這些碰撞,編導用了輕鬆有趣不失熱鬧的手法表現,把嚴肅的內容變成一部讓人捧腹不止的喜劇。

也可能是我笑點太低,幾乎每集我都笑得很開心,由其每次阿勉和小鞠見面,兩人開心地向對方奔去,結果一定是小鞠把阿勉撲倒在地,這讓我笑到肚子痛,阿勉明明身強體壯,怎麼那麼不經抱啊?XDDD

撲倒之後,kiss很容易就發生了,理想的結婚,真的是一部吻戲超多的日劇,雖然都是不帶慾望很可愛的kiss,但我認真的想了,別說貴子和豐哥日後所演的戲裡,沒這麼多親親,以我看戲多年的印象,也沒有一部像這裡有這麼多吻戲的。

 

 理想的結婚
不只有撲倒時親親,阿勉自己還會要求親親哦
真的是太可愛了,跟現在的魅力豐哥相比,實在差太多
(真的會笑到肚子疼~哇哈哈...)

 

單以吻戲的記錄而言,我覺得「理想的結婚」,算是常盤貴子和竹野內豐很有意思的代表作,太可愛的兩個人。

 

理想的結婚

 

這部可說是竹野內豐首次擔任男主角的戲,但以戲份來說,只能算是男配角,從片頭就看得出來。

片頭只見常盤貴子一人穿著工作服忙進忙出,襯著ZARD的「君に逢いたくなったら...」,最後完成一面色彩繽紛的裝飾牆,寫著:

Welcome to our wedding

完成後貴子換成白紗奔往鏡頭外,而竹野內豐的鏡頭只有照片一張,這設計說明了一個現象~~~

結婚是兩個人、甚至是兩家人的事,但最後,往往都由女人一手包辦。

結婚的前奏曲是求婚,不管形式或實質上,結婚這件事的源頭,擁有主動權的大都是男人,男人向女人求婚,女人可以接受或不接受,一旦接受之後,不能說男人達到目的就什麼都不管了,但我覺得他們就是腦子簡單的生物,求婚成功=我要結婚,滿腦子只想著:「我要結婚、我要結婚了」,而女人更在意的是要怎麼執行婚禮這件工作。

男人會覺得原本不要求的她,為什麼在結婚這件事上變得這麼麻煩,要求越來越多?

女人會覺得說要結婚的是他,到頭來為什麼都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煩惱,還得應付兩邊長輩與日俱增的要求?

這讓我想起那段忙結婚的日子,忙到後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,結婚這件事為什麼越弄越複雜、越搞越大?我到底為什麼要結婚?為什麼結婚讓我覺得空虛?

就像小鞠和阿勉,兩人只是想單純的結合,卻被外來因素干擾,被物質的形式影響,讓原本想在一起的初衷被掩埋,導致每次見面都為結婚吵架賭氣,結婚反倒成團烏煙瘴氣。

這種為結婚而吵架的景像,應該是大部份人的寫照吧?!

在戲裡,編劇特別著墨在阿勉的東京家庭,一個看似富裕高貴、氣氛和諧的菁英家庭。母親巴美是專職主婦,鎮日努力持家,看著就是賢妻良母,父親也在某商社工作,雖然不是高階如常董之類,也是位中堅幹部,兩人育有勉和惠一雙子女,在勉還沒提說要結婚前,這一家看起來就是個模範家庭,小鞠闖進勉的生活,也破壞了這個家的表面平和。

原來巴美是如此不甘不願地走進她的婚姻,就算有這麼愛她的丈夫,卻始終無法平息她的不甘和怨懟,只能把不能實現的愛情轉向自己的兒子,兒子就是她的全部,所以當不吻合她媳婦條件的小鞠出現後,她那不成熟的母愛佔有才會如此不可理喻的大暴發。

巴美和小鞠的對抗過程,也是強迫她誠實卻痛苦地面對自己的婚姻,面對自己對兒女的幼稚感情,所謂理想的結婚,並不是那場華麗唯一的婚禮,理想的結婚,是一條需要持續努力的不歸路。

看似呆頭呆腦不食人間煙火的阿勉,幸虧他頭腦很好,遇到事情能很快整理好自己的結論,我很喜歡他說的一段話:

我最近也在思考 結婚到底是怎麼回事

以為結婚是結束 是終點站 我認為這是不對的

結婚的英文後面跟的是ing 該說是進行式

就是說結婚正在進行持續著的意思

結婚是隨時隨地都在進行的事

婚姻的結果應該是出現在以后的日子才對

現在就決定失敗或成功 這是目前不能確定的

我想這段話,就是編劇最後的結論,婚姻不是一灘死水,是需要兩人不斷對話、持續打進氧氣,讓婚姻成為幸福的活水源頭。

豐哥在這戲裡的呆樣,很難想像下一部戲就是讓他聲名大噪的「海灘男孩」,我其實搞不清楚在「理想的結婚」裡的呆嫩,該說是演技好還是差?但不管怎樣,這個阿勉真的從頭到尾都呆得很可愛,是往後再也看不到的豐哥。

, , ,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