毫不猶豫,絕對超值五顆星,是伽利略系列裡,我覺得最好看的一本!

 

更多有關 真夏方程式 的事情

 

認真說來,若不是福山雅治演紅了伽利略,我是不會認識東野圭吾這位大作家的。

「嫌疑犯X的獻身」,是第一本閱讀東野大師的作品,接著又回頭看了關於伽利略系列所有的書,不得不說,如果是先接觸原著,湯川學這位物理學家,其實並不討我喜歡吔!

特別是短篇集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伽利略的苦惱,總被那些利用科學犯案的手法和專有名詞,給弄得頭暈,短篇系列中的湯川學,在讀者的想像空間裡,不容易想像出他的形貌,感受不出他的溫度,反正就是個聰穎心細的學者罷了。

當然,我很幸運的是,先看了福山大神的日劇,在閱讀過程裡,至少能想像湯川學的樣子和個性,也可見福山雅治在詮釋,不,應該說是塑造湯川學這個角色,是多麼深刻和成功。

不過在長篇故事嫌疑犯X的獻身聖女的救贖,湯川學就比較有血有肉了,不過我覺得在這兩個故事裡,東野大師主要想講的事並不是湯川學這個人,而是關於人性和愛的純粹本質。

一個人為了愛能犠牲自己到什麼程度?

為了愛做這樣的事值不值得?

為愛犠牲之後擁有的滿足到底多珍貴?

因為是這樣的思考,所以讀完那兩本長篇的感想,總是不勝唏噓,心情沉重冰冷,心疼兇手,無法苛責。

而第三部長篇「真夏方程式」,探討的仍是人性與愛,但寫法和故事發展與前兩本完全不同,每個人物都很鮮明,故事很順暢,就算有出現科學性的內容,也一點不枯燥,讀完後,我很驚訝的發現,這次,我幾乎不曾在腦海裡浮現演員們的形象,書中角色不管是湯川學、草薙或內海,他們都各自獨特的存在,不必隱身於福山雅治、北村一輝或柴崎幸的背後。

這也是我覺得東野大師很厲害的地方,儘管戲劇改拍成功,福山伽利略的印象如此深入人心,但大師在持續創作的過程裡,應該是一心朝著自己所創造的湯川學世界裡前進,雖然內海薰是日劇創造出來的人物,作家之後也順勢在書裡放了這個角色,但書裡的內海薰,和日劇裡的薰,並非一模一樣。

或許每個人物對作家來說,就像自己生的孩子,有作家心裡期盼的樣子,代表著作家想說的話,完成作家心裡想描繪的世界,我想作家對書裡人物,都會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吧!當然這些人物在書以外的世界紅了,我想作家一定比誰都高興!

湯川學應某海底資源開發公司之邀,前往美麗的海邊小鎮,進行實驗及公開說明會,旅途中認識了恭平,一位國小五年級的男孩,恭平要前往小鎮裡開旅館的姑姑家,度過暑假的最後幾天。雖然公司有為湯川學準備了住宿飯店,但最後湯川學因個人原則問題,自行決定投宿恭平姑姑的旅館。而當晚,另一位投宿客人失蹤,隔天在海岸岩場發現了屍體,死因究竟是意外、自殺還是他殺?

這回湯川學終於像個偵探了,為什麼呢?因為偵探就是要出現在兇案現場的嘛(毛利小五郎和柯南XDDD),以往總是草薙和內海去實驗室裡請求協助,這回湯川學親身在犯案現場,他會怎麼看待這個事件,又如何一點一點還原事件樣貌,由湯川學視角出發的「真夏方程式」,可以預見,我們會發掘更多湯川學屬於”人”的一面。

死亡的投宿客人,原是警視廳一課的退休刑警,客死異鄉引起了東京警視廳、曾是死者下屬的管理官的注意,要求草薙在不壓過地方警察的情況下進行調查,於是故事分兩處進行,案發地點的美麗小鎮有湯川學,與死者相關的東京,有草薙和內海,東野圭吾在空間和時間的掌握上,非常流暢,不會讀了後面忘了前面,這是我讀任何長篇故事最怕遇到的事,但這本完全沒這種障礙。

我覺得東野圭吾這次很好心(這樣形容對嗎?),他會適時給讀者一點線索,讓讀者心裡猜想情節可能的發展,會很想印證自己想的對不對,越讀越不想停,想趕快知道真相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樣,我想好看的小說就該如此,故事有吸引力,讀者有參與感。

對湯川學熟悉的人,一定會想,和小孩在一起會渾身不自在,還會長出蕁麻疹的教授,這次竟能和小孩相處了那麼久。我想是因為恭平,有某些和教授相同的特質,所以教授並沒把恭平當做小孩看,才能發展這段溫暖感人的忘年交吧!書中最後湯川學對恭平說的那段話,讓人好感動,喉頭都哽咽了。

之前伽利略系列中的湯川學,雖然學有專精,儀表堂堂,但絕對不會是女生想要相處的對象,但在「真夏方程式」裡,湯川學散發出的溫暖特質,不得不想,原來教授也是個溫柔好男人啊!

書裡也提到了開發與環保的問題,從湯川學與環保人士間的對話中,也讓我們能比較客觀的看待開發這件事,就如湯川學所說,這是一個關於選擇的問題。截至目前為止,人類並沒找到完美無缺的科學方法,進行毫無破壞的開發或者科技,我們能做的,只能去衡量所有利害,選擇一個最好的方式。

這讓我想去看東野圭吾的「天空之蜂」,故事內容是關於核電,在「大概是最後的招呼」中,作家提到「天空之峰」是他寫作生涯裡,花費最多心力的得意之作,但評論家卻都靜默不語。核電也是最近我們這個小島上吵得火熱的議題,雖然我自己是不太關心啦,住在這裡久了,別說政客的話不能信,我是連專家學者的話都不信的,誰知道這些專家是從哪兒跑出來的啊?反倒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大師,他的話我還比較願意聽聽,作家花了很多時間親身參與核電的說明會,正反兩方的意見都蒐集了才寫完「天空之蜂」,我想是值得閱讀的。

「真夏方程式」被改篇為第二部伽利略電影版,接在第二季日劇後的夏天放映,所以電影版裡也沒有內海薰,而是岸谷美砂。這次我真有點小擔心,原著這麼好看,電影不知會成什麼樣?而且在原著裡,草薙的份量比薰還多,他和湯川學的默契也讓人欣賞,希望電影版裡北村一輝不要再被小姑娘搶走了風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, , ,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