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過兩本吉田修一的作品,惡人同棲生活,兩本小說都以社會小人物的寂寞為主軸,所以吉田修一在我的分類裡,被歸為社會犯罪寫實類的作家。讀他的小說,總會感嘆人與人間的疏離,也對主角人物深深的憐惜。也因為是這種調性,在看完這兩本小說及其改編電影後,暫且不想找他的書來看,不是不好看,而是不想讓心情總在低處迴盪。

「橫道世之介」,是在aNobii上看到:

「這可能是吉田修一目前的作品中,我最鍾愛的了」

「好看到給7顆星」...

之類的好評,加上簡介看起來跟犯罪無關,就借來看看了。

More about 橫道世之介

作者:吉田修一/譯者:林雅惠
出版社:新雨/出版日期:2011.11.01

開始看的時候,實在不知道是哪裡好看,覺得橫道世之介這個男生,不過是個很普通的大一新生而已嘛,平舖直敍的描述他到東京唸書所發生的事,沒什麼特別的。

不過吉田修一對從鄉下到東京生活這件事,寫的深刻貼切。


他從車窗內眺望這些停靠站外頭的景色,只有冷冷清清的街道。

感覺上好像才到東京,卻已經又遠離了東京。


他想起背包裡有一條抺布,那是今天早上母親堅持並硬把它塞進行李裡的。

對兒子來說,新生活代表著希望,但從母親的角度來看,新生活似乎只是條抹布而已。


最近我也在想眼界這件事,年紀越大,眼中的世界似乎越來越平,各種事物的樣貌都不再鮮明立體。年輕時聽到任何事都很新鮮,對一點點小事都很在意,關於自身的小至髮型穿著,大至工作夢想戀愛,每一樣都很重要,每一項都自有主張;也特別容易為著某人某事狂喜狂悲,當然,也就非常在意旁人對我的評價,在意別人是怎麼看我的,更白一點的說法就是愛比較。

可是在目前如常的生活中,好像沒有一件大不了的事。

年輕時在意別人的眼光,現在只注意家裡地板髒不髒;年輕時注重外表打扮,現在頭髮可以整年不燙不染,甚至不修剪;年輕時夢想在大公司上班,做到某個職位,現在窩在小公司也覺得悠然自在,只要老闆不關門就好。當然還是有很多得學的,像是與青春期女兒相處,這應該是我目前唯一的煩惱。我的世界似乎越來越小,所以看到「抺布」這段,覺得很有趣。世之介媽媽大概也覺得兒子去東京沒什麼了不起,但是住的地方一定要打掃乾淨才行,就像我現在在意地板乾不乾淨是一樣的心思。

關於寂寞,吉田修一算是非常了解的吧?!相信曾經離鄉背景的人都嚐過寂寞,但在離鄉來到新天地的第一晚,我想雀躍和興奮應該是大於寂寞的,橫道世之介的第一晚,雖然也認識了隔壁鄰居,還蹭了一頓飯,但在作者的字裡行間也沒有興奮之感,故事隱然用寂寞揭開序幕


年輕人揮了揮手,跳進車廂,他叫做橫道世之介,今年十九歲,一年前懷抱著大學夢來到東京。如果請教他這一年來在東京成長了多少?他應該會聳聳肩答道:「我也說不上來……。」縱使如此,他的確在東京度過了這一年。


橫道世之介是這本書的主角,但關於他的故事,作者是用近似流水帳的寫法,告訴我們橫道世之介在大一這一年,見到的人和遇到的事。入住宿舍、新生入學典禮、遇到的同學朋友、糊裡糊塗加入的社團,還有上課與打工兩頭忙的頽廢生活,寫事件多於內心,所以初看覺得世之介是個沒有情緒的人,遇到誰都可以好上一段,也是個不會害臊的死小孩,我行我素完全不管是否造成他人的不便。

但讀到快一半的時候,我突然領悟吉田修一寫這個故事的巧妙,以及橫道世之介這個人的結局。

每看完一段橫道世之介與某個同學朋友的相識及往來,接著時空就來到十多年後已成中年的這位朋友身上,他可能已經忘記世之介這個人,甚至連名字都想不起來,卻在平凡生活中的某個時刻,想起橫道世之介的身影。可想而知,畢業各奔東西之後,他們再無交集,在社會求生的競爭裡,忘了彼此,但只要有機會想起大學生活,這些人都會想到世之介,想起一些溫暖的記憶。

原來,正因為世之介的平凡無脾氣,讓他身邊的人與他毫無壓力的相處,任何心事告訴他,他都不會對你說教,世之介永遠都是直率地講出心裡話,給朋友支持而非批評,相交之時或許像白開水般淡而無味,卻在心裡滋養出一生的好味道。

在讀到第二位中年朋友的現在時,我心裡浮出一個疑問:那世之介現在在幹嘛?怎麼都不說說世之介的現況呢?

我想這個故事不止說寂寞,他要說的可能是哀傷吧.....

至少這次,吉田修一不是只讓人哀傷,也給了更多有趣和溫暖,從開始的無味,到越讀越引人入勝,後面簡直迫不及待地想來到2008,看看世之介到底怎麼了,真是一本好讀的故事。

年輕時與人相遇,總以為會永遠不分開,和朋友整天膩在一起,就像口渴要喝水般理所當然,不會想到有一天要別離,就算別離了,我們都還信誓旦旦地互相約定著:「你要來找我哦!」或是「我一定會去找你的!」。

但多少人就此失去音訊,原來最耀眼的光芒,真的只在相會那一刻啊!

看完這本書,會這麼想,希望我也是朋友記憶中的橫道世之介,就算被遺忘,但突然想起時,也能在朋友的回憶中盪漾些溫暖的漣漪。

那麼,誰是我的橫道世之介呢?定下神去想,腦海浮現多個青春笑顏,好久不見了,我的朋友,我在心裡這麼喊著!

本書最後附錄的推薦序「戀曲1980 閱讀吉田修一《橫道世之介》~孫梓評」

作者最後寫到:

而那首聰明得過分的詩是這樣說的:

   

   有一天醒來突然問自己
  這就是未來嗎
  這就是從前
  所耿耿於懷的未來嗎

  那個時候的現在
  所害怕到達的未來
  裡
  你以為就叫
  現在的現在
  而我以為的
  早已過去的未來

  我們在兩道反光交錯的地方遇到
  幸好我們遇到
  不然我們分別墜向的那些墜落
  那些分叉那些凌遲和延宕
  就沒有這些等低的忘

  --節錄自夏宇,〈同日而語〉


一首看了很有感覺的詩,非常喜歡。 


這本書看到一半時,開始看起韓劇「請回答1997」,兩個調性完全不同的故事,說的都是同件事~關於18歲的青春,也用相似的手法編排吸引觀眾與讀者~十幾年前VS十幾年後。

所以我想「橫道世之介」也很適合影像化,回憶與現在並行敘述,還有對現在人事的懸念,非常有畫面,希望哪天有人願意試試。唯一的困難可能在,雖然這是個回憶青春的故事,但不是熱血的那種,也沒什麼浪漫情節,一大半時間都在說很瑣碎很懶散的大學生活(雖然那也就是你我~笑),儘管最後結局後勁有力,但要能不淪為讓人打瞌睡的平淡電影,我想也須有一定的功力吧?!

橫道世之介和他的朋友們當然也談戀愛,所以書裡有寫到這些年輕人的荷爾蒙戀愛記事,但相較「請回答1997」的微酸微甜和抒情浪漫,世之介他們是真實多了。

世之介和高中初戀女友大崎櫻,在初吻後,每天放學的例行公事就是到女孩的房間,溫書......不,是毛手毛腳。

「我現在一點心情也沒有,你不能稍微等一下嗎?」

「只是等一下而已嗎?既然妳問了,我就老實告訴妳,妳知道我每天等多久嗎?從上課開始等,等課全上完了,還得等搭公車來妳這裡的時間,我每天都等得快要死掉了。」

大學一年級的世之介因家中喪事回老家幾天,當中和待在老家的已分手初戀女友隨意走走聊天,世之介說:

「我們以前交往的時候,如果稍微有一點錢的話,就可以像現在這樣到處去玩。」

「你說的真好聽。我們在一起的時候,只要一有空,你只會把我推倒在床上。......其實,那時候就是因為沒有錢才覺得快樂。」

看這樣的對話,讓人會心一笑,全世界的女友,應該都有這種和男友荷爾蒙大戰的經驗吧!而且戰爭是不會在結婚生子後休止,只要荷爾蒙不滅,戰況可是會隨時發生。

然後就想到雲宰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討咖啡行徑。交往關係確定後的男人,大概都是這副德行吧!只是世之介才不拐彎抹角,找到機會就直接下手,不過不論是世之介還是雲宰,都非常真實非常可愛!

有時候看戲和閱讀就是如此奇妙,明明不是刻意找來看的,卻能在同時期,看到不同回憶青春的作品,大概也是和自己差不多時代的作家們,都走到了需要回看過往的年歲了吧?!稍微停腳,紀念青春,然後再向終點前進,是不是這樣呢?


,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