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說說我最大的感想:瑛太桑,你決定做演員真是個明智的選擇,搞笑路線絕對不適合你,請繼續做個有型的演員吧!

從圖書館員拿到這片的時候,她跟我說這部很好笑,是日本很有名的諧星演的,我不好意思的回答是哦,其實想說的是,我是因為瑛太才想看的,阿部貞夫很有名嗎?諧星可不在我哈日的範圍內呢!

男兒有淚不輕彈,是去年金馬奇幻影展的片單,雖然不論影展或演員參與首映禮,對台中人來說完全不可能參與,幸好這片有發dvd,更幸運的是圖書館也進了。

No More Cry.jpg  

祐太和祐介兩兄弟從小因父母離異,而從未見面,只是隱隱記得自己尚有兄弟。祐太8歲時被父親帶至小山餐館討生活,但當晚父親便偷了店裡的錢獨自潛逃,老闆夫婦沒說沒問的就收留了他,並且讓他繼承小山餐館。祐太從此任勞任怨,店裡什麼活都做,連商店街上需要幫忙的事他都全包,十足濫好人。祐介跟著母親過著貧苦生活,母親又早逝,小祐介只能到處寄人籬下不斷轉學,在流浪的生活裡找到了生存方法-搞笑,只要逗人開心似乎就能免於被欺負,長大後搞笑生涯時運不濟時,遇上了金城大介,兩人就以親兄弟的形象在藝能界逐漸闖出名號。

故事以兩兄弟為出發,範圍包含了周遭的人事,所以看起來零散的枝葉頗多,但這些枝節總合起來,只有一個基礎,就是這些人都是帶著秘密或恐懼壓抑著自我,掛上容易生存的面具而生活。在喧騰熱鬧的商店街、無比誇張的肢體語言中,編劇總有辦法神來一筆告訴我們關於親情、關於羈絆。

「不用跟我道歉」

「如果你道歉了」

「我就得去決定是否要原諒你」

「我才不想這麼做」

「隨隨便便地道歉或原諒  這樣不對吧」

「不管大家心中是怎麼想的  都不要把它搬上檯面」

「心平氣和的一起吃飯  這就是家庭  這就是真正的家庭了」 

很喜歡這場戲和這段台詞,就算是一般家庭,也會有大大小小的秘密和傷痕

可能是叛逆的孩子對上存有期待的父母,可能是手足間無法言喻的競爭關係

我們一生中的最痛可能不是來自愛情或友情,而是在家庭關係裡從小所經歷的傷

而這傷,在家人面前不容易說出口,一旦說破,誰都難以釋懷,所以,就心平氣和的吃頓飯吧!

家人就算今天彼此傷害,明天還是我們倚靠的堅強支柱,不管我們承不承認,家人總歸是家人。

一段劇情中金城大介告訴祐介搞笑的種類,有誤解、誇張動作、模仿...,但最重要的是「不幸」,大介說:「因為不幸,會讓人想笑不是嗎?」這真是人類獨有的殘酷,笑看別人的不幸得到歡樂,也從別人的不幸中印證且嘲弄自己的人生,也許從此我不能再小看搞笑演員,他們才是最最了解人生荒謬的一群人,就像卓別林。

最後一段決戰沖繩,所有人都來到這裡做個了斷。夕陽餘暉中,原本開天窗的冷場脫口秀,在祐太和祐介這對親兄弟虛虛實實的對白中,給了一個完美的驚嘆號!影片結束前,商店街熱鬧依舊,祐太仍然歡樂的過日子,也許沒什麼改變,或許也有什麼變了,但人生不就這樣,不管經歷過什麼,最後仍舊會歸於平靜,回到常軌之中。   

 

有一段金城兄弟的脫口秀演出,是我第一次聽懂日語雙關笑話,大介說:「A型的人就是這樣」,祐介接著說:「我不是A型的 」。(A type 音近瑛太)懂日文的朋友可能覺得不怎麼好笑,但對我這種不太懂的,難得聽懂所以覺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晴空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