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的新聞,充滿了生老病死,各種大悲狂喜,人生啊.......齊導演的相關新聞,總是引得我淚水直直落....

暑假過了一半,Rose的暑假作業老早在7月中旬就寫完了,但是Joy的暑假作業,除了畫圖及作文日記完成之外,分量最多的雙想抱,卻進度緩慢,寫不到三分之一,看在老媽我的眼裡,實在是非常著急,深怕她會重演我小時候的戲碼:永遠在開學的前兩天猛趕作業。不過我也知道,雖然沒去安親班,其實她在暑假裡也很忙碌的,暑假的前兩週早上參加游泳夏令營,每週有鋼琴及小提琴課,而這幾天才參加過夜夏令營回來,雖然如此,也還不到沒有時間寫作業的程度,照平常來說,我是應該嚴厲地教她限期寫完,不過我卻有沒法罵她的原因。

我著急但罵不出口的原因是,她除了沒積極寫那本雙想抱以外,其他的事可都沒少做,每天我規定她要做的練琴拉琴背論語寫書法,她都一一完成,暑假作業中的閱讀也早就超過老師規定的分量,而做家事也是暑假作業的一項,她的確也常常幫忙,也常幫忙照顧外公,所以說實在的,Joy其實是個很聽話很自動的小孩,而寫作業實在是沒幾個小孩喜歡的事,所以今天我又再次提醒她要寫作業時,她說: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在圖書館架上瞄到一本很舊的書「怪談」,副標題是日本聊齋誌異,剛好那天也拿了另一本書「傳說日本」,想要比較這兩本有什麼異同,所以就借回家了。

 怪談 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這是一本由日本人寫的韓國文化書,與前些日子讀的那本「日本人的縮小意識」相反,那本是由韓國人寫的日本文化書,但是這本由山田俊英寫的書,顯然親民很多,他用淺顯易懂的文字及主題清楚而非長篇大論的短文,介紹了許多韓國特有但普遍的現象,我們可以與作者同是外國人的角度來了解韓國,對很多哈韓族來說,書中提到的事物可能早就是常識了,不過這本書還是讓我增加了不少對韓國的認識。

最讓人驚訝的是韓國對人民的控管,雖然韓國跟我們一樣是實行總統直選的民主國家,但是在韓國很多情況甚至是上網都需要填寫住民登錄證號碼,而住民登錄證申請時還要連同十指指印交給政府入檔,並且有隨身攜帶此證的義務,雖然同樣是民主國家,但韓國人民受到的管控似乎比我們多的多呢!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那天在報上看到一個媽媽的投稿,她家女兒18歲時告訴她已經初吻過,媽媽擔心她會太早經歷男女情事,但是女兒信誓旦旦地說第一次會留給未來的丈夫,她會珍惜,於是母親稍稍放下心來;但沒多久,這位媽媽清晨起床如廁時,從女兒房門外聽到男女親密的聲音,她震驚地沒有勇氣敲門,淚也不自覺得一直落,最後只希望女兒能保護自己。

讀完時,我覺得那女兒怎麼變得那麼快,女大十八變,是會變在這個地方啊??我不由得擔心起家裡那兩個,同樣的事如果發生在我們家,我要怎麼辦哪,我大概會想把那男的趕出去吧!等到爸爸回來,我跟他談起這篇文章,他倒是神情輕鬆地說: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More about 跳舞

 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最近從圖書館借回兩本關於名畫介紹的書:「LOOK!  看身體怎麼說話」、「各種角度看名畫」。在圖書館的展示架看到時,我自己是很喜歡很有興趣的,但是對於Joy或是Rose來說,不知道會不會覺得無趣,但是我想閱讀範圍不能一直偏重文字,對於藝術賞析的接觸,讓她們碰碰也很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各種角度看名畫     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婆婆把在便利店要退回的書拿了幾本回來,其中一本叫「浪漫賭注」,是唯一適合我口味的書,所以立刻就啃了起來,我從小是不看漫畫小說的,因為家裡不准,導致我長大後對漫畫電玩及小說都沒啥興趣,讀的小說通常都是文學作品,一直到兩三年前才知道有言情小說這種類別,也是因為婆婆從便利店拿回來的,那時也看過一陣子的言情小說,後來覺得好像每一本都差不多,就不再看了。所以這本浪漫賭注,算是久違的了。

More about 浪漫賭注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有時候真不能相信網路書店的介紹,也不能看到是漫晝就以為簡單易懂,最近踢到兩塊鐵板,翻前幾頁覺得好像不那麼有趣,心想可能精彩處還沒到,所以耐著性子繼續翻,但是啃了幾天後,還是決定放棄了...

是什麼書這麼難啃哪???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上星期天早上帶Joy去參加英文檢定,預定8:50進考場,算算連找車位的時間,大約8點左右出門一定綽綽有餘,但我們這一家拿手的就是:永遠會把時間切在剛剛好快來不及的緊張狀態。所以到了考場大門時已經8:45,我還沒找到車位,不得已只好叫Joy自己進去找教室,我沒把握她行不行,可是也怕時間來不及,就告訴她拿准考證去找服務台人員,請他們告訴她教室在哪,我在車上望著她混在其他學生與家長中走進學校的背影,看不出緊張或篤定,好像就跟平常上學一樣。

我趕緊去找停車位,停好車立刻奔向學校,衝到教室看看她到底找到位子沒有,這一路上我腦中不斷翻滾著一大堆社會版可怕的案件,以致於連准考證號碼都記不起來,幸好每間教室外都有貼學生姓名,不過我也是到了第二間教室才發覺,所以連找了三間教室都沒看到Joy的名字,又回頭找第一間教室時才看到名字,也終於看到了人,開心地向她揮揮手,這中間其實相隔不到十分鐘,我卻覺得好像好久好久。坐在教室裡的她,看起來沒有一點不安,儘管單字也沒背完。我心想她終於長大了,給她小小的指引,就能獨自走完全程,儘管是這麼一件不起眼的小事,我心中滿是寬慰也有不捨,孩子總有一天要我們放手,這件事每個父母都知道,但是在放手的那一刻,才是父母要真正面對自己的時刻。我們一路陪著孩子成長,孩子也因此與我們相伴,當他們的世界不只父母的時候,做父母的我們也要懂得退到孩子的身後,收拾起那名為「失落」的情緒。學習做父母的這門課,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吧...

晴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